正文卷 一百二十一·纠缠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平西侯夫人当年能厚着脸皮壮着胆子欺负公主孤儿寡母,如今就仍旧能狠得下心找沈琛的麻烦,上前几步揪住他,哭的撕心裂肺。【愛↑去△小↓說△網w  qu 】

    这女人惯会生事,碰她一下恐怕都要病上十几天。

    是要闹,也是要叫隆庆帝看见他的纨绔,可事情不能过头,过头了,临江王府就要招祸了,沈琛面上仍旧一副不耐烦的神色,摊开了手夸张的笑了几声:“哟哟哟!这么多年了,这撒泼耍横的性子还是没改,你儿子是从马上摔下来断的腿,多的是人瞧见了,怎么,觉得他没有证据讹上我,就准备自己上了?”

    他神情讥诮,面带不屑,话说的又毒又狠:“你们家人可以啊,就是靠的这个立身,现在还靠这个发家吗?怎么,讹上我,指望我皇帝舅舅再给你们提提爵位?”

    平西侯夫人被他这毫不留情的讥讽刺得面上发白,听着外头一哄而笑,面上挂不住,咬着唇放开了沈琛的衣袖,呜呜咽咽的哭。

    沈琛已经不耐烦再理她,坐在椅子里好整以暇:“有什么事,皇帝舅舅跟前面前分说好了。反正我就算不说,你们也是要去告状的。”

    他根本就不理会人,再看了一眼厅中众人,冷笑一声,让人送客,自己大踏步的出门去了,仍旧招呼那群二世祖们打猎去。

    平西侯夫人被他这副态度气的手脚发颤,等反应过来,一张脸已经青白交加,再看一眼躺在地上的儿子,和呆若木鸡的仆从们,咬着牙站起来往外看了一眼,低声道:“走!”

    沈琛是故意的!

    打猎根本就没有他的份,他却巴巴的赶来通州,根本就是为了找自家的晦气。

    平西侯夫人心知肚明,为着长乐长公主的死,沈琛这一辈子恐怕都要跟他们平西侯府打擂台了,又有些咬牙暗恨。

    当初如果再狠一点儿,就该先把才两岁的沈琛给磨死。那也就没有现在这么多事了

    深三少爷疼的已经快晕过去,倒是已经让正骨的大夫给正了骨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疼的厉害,带着哭腔喊了一声母亲,才把平西侯夫人喊的回过神来。

    儿子的伤耽搁不了,这京郊的大夫有什么好的,还是要回去找了太医来看心里才安心,只好先就这么算了,她咬咬牙,温和的俯身摸了摸儿子汗湿的头发,低声哄他:“娘都知道,你放心,娘总会替你报这个仇。”

    虽然沈琛面上满不在乎,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可是那些二世祖们却知道这事儿必然是要闹一场的,原本就有旧恨,现在还要加上新仇,众人就有些替他担心。

    陈嘉升就看了他一眼:“平西侯夫人毕竟是杨家干亲,杨怀又是出了名的铁面,你就不怕又被参一本?”

    虽然皇帝对这个外甥很好,可是恐怕还是架不住御史们的蜂拥而上,到时候沈琛只怕是又要吃亏了。

    沈琛没说话,催马去追跑在前头的细犬去了。

    后头跟着的陈嘉升就有些迷惑,他还以为沈琛是故意为着冯家的案子才出来的-----大家都说沈琛是纨绔,可是他可不这么觉得,可现在看来,沈琛这么沉得住气,连人跑了他都从没问上一句,还有兴趣跟沈三少大打出少

    难道看错了?

    沈琛果然陪着他们打了一天的猎,等到晚上才嚷嚷着累,要回郑王别庄去休息。

    陈嘉升就笑:“你们家也不是没有别业在”

    沈琛很有些不耐烦,甩了甩鞭子,等周边就静下来了才哼了一声:“别提这败兴的玩意儿,看见他们就觉得晦气,干脆去郑王叔那里躲躲清闲!你们各自散了吧,郑王叔爱清闲,我要是回去晚了,就回不去了。”

    大家都知道郑王的性子的,闻言就都笑着应和了一声,约定了第二天还来,才各自散了。

    沈琛却转头就找了雪松和寒枫来,让他们去给林三少递个信。

    雪松早就等着吩咐,听沈琛这么说立即应了是,只是还是有些不明白:“现在三少爷恐怕查那边就费劲的很,您这个时候让他”

    寒枫也站定了脚:“为什么查卫七小姐?她不就是卫家的七小姐吗?有什么好查的?”

    沈琛总觉得卫七浑身上下都透着古怪,既然郑王跟她有关系,那当然就更要查了,闻言笑了一声:“又不是让他放下冯家的案子来帮我,你们急个什么?”

    顿了顿又喊住了雪松。

    最后还是站起身来看了看天色:“算了,我先出去一趟。”

    有了那群二世祖们的蜂拥而入,白河庄忽然热闹起来,唯有的两间酒楼更是被挤得密不透风,沈琛才出了门转上了白河庄的大街,就遇上了不少锦衣卫。

    雪松跟上来喊住他,低声告诉他:“出事了三皇子被查出是中了毒”

    中毒?!

    如果三皇子是中了毒,联系起冯家最近遭受的一系列的事,那冯家岂不是就更加显得冤枉了?

    曹文今天抓住了那个逃走的人,竟然还能让林三再次得手。

    曹家到底是想干什么?!

    沈琛面色变冷,看了一眼挂满了灯笼的大街,闪身进了暗处,很快就不见了身影。

    原来还想去找卫安问一问她跟郑王的关系的,可是现在看来,已经不是时候了。

    卫安自己却没这个自觉,她还在忙着找人。

    义兄出自荆西谢氏,跟着外任的父亲在宛平生活,只是后来谢大人被扯进了冯家的案子里-----后来她曾经听义兄提起过,是因为他父亲有一幅画圣留下来的青松图,因此才被曹文栽赃。

    曹文虽然横行无忌,倒也没有那个胆子真的对谢家人做什么,他只是想拿冯家的事栽赃,让谢大人自己识趣的交出这副青松图罢了。

    谁知道后来却出了意外。

    谢夫人自然是能持正的,可是却架不住底下人心思各异,当差开始不尽心起来,义兄的弟弟就是那个时候走失的。

    ------来个破折号,我是两千字一章啊起点就是这么规定的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