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一十七·歹毒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杨庆和原先被人看到狼狈模样的羞恼渐渐过去,看着眼前就算是穿着粗布衣裳也掩不住眉眼精致的小孩子,只觉得如果不是被捂住了嘴,实在该大笑三声。

    他还以为是多了不得的人绑了他,却原来是个小毛孩子。

    他当然知道这个孩子不简单,简单的话也不会绑他了,可是再不简单,也就是个孩子,恐怕也就是抓住了他还活着这个把柄,想要求他老爹做什么事罢了。

    这样的人,他见得多了,也根本不怵----什么杀不杀,真要杀了他,还这么麻烦千里迢迢把他给带来?

    他镇定下来了,卫瑞就开始皱眉-----卫七到底还是太小了一些

    卫安却并不恼,蹲在一旁笑着给杨庆和数数:“我听说你有十来个姨娘,算上通房什么的,恐怕还要更多吧?可是你怎么就没生出几个儿子来呢?到现在也就一个儿子”

    杨庆和这才觉得古怪,这个人对他家的事知道的简直太清楚了,清楚的有些让人不寒而栗。

    卫安却没停,还笑着把玩自己的指甲:“我还听说你父亲在老家给曹安立了个生祠,是不是?我听说当初生祠是抢了一个员外的地皮,那个员外告状不成,最后被你们给安排做了生桩?这么多年过去了,恐怕那个生祠也不稳了,妖魔鬼怪么,没有祭祀恐怕是不能得以长久的”她说起来好像是在说一件再小不过的小事,对着杨庆和笑了笑:“你跟你儿子,做生桩恐怕也挺合适的”

    卫瑞只觉得屋子里的气氛都陡然变得吓人起来,实在不知道卫安怎么会连这个都知道,想到她说什么生桩,更是连汗毛都竖了起来。

    杨庆和更甚,才刚放松了的目光陡然变得锐利起来,看着卫安的眼神像是刀子。

    卫安已经让卫瑞把他嘴巴里塞着的破布拔了,满面笑意瞬间敛尽,冷冷的问他:“是想活,还是想死,你可以自己选。”

    杨庆和呸了一声,挣扎着坐起来:“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那我告诉你。”卫安步步紧逼,毫不退让,带着居高临下的自信:“当初承恩伯趁着卫家宴会溜进女眷所在,是谁给他指的路?朱芳为什么能跟卫家求亲?这些杨少爷总该知道的吧?”

    杨庆和终于明白眼前这个小姑娘不是寻常那等好糊弄的小姑娘,旧事被翻出来,还是这么隐秘的旧事,他胸腔剧烈抖动了一阵,撇开头坚决的摇头:“我说了,你说什么,本少爷一个字都听不懂”

    卫安耐心到了极致,抄起旁边装粮的铁簸箕哐当一声砸在了杨庆和的头上,把他整个人都砸懵了,才冷冷的立起来站在他旁边:“从现在开始,我问的话你不好好答,我就切你一根手指,你这手指的用处不必我提醒你吧?”

    她一个眼神,卫瑞已经动作极快的从鞋子旁边抽出一把小匕首放到了杨庆和手边。

    杨庆和很想觉得这个小姑娘是在玩笑,可是看着卫安的眼神他就知道绝不是,皱着眉头问她:“你究竟是谁?”

    卫安不理他,竖起一根手指:“我现在开始问第一个问题。当年承恩伯偷藏卫家女眷手帕,跟你是不是有关系?”

    杨庆和瞪着她,眯着眼睛低声咒骂了一声:“小小年纪如此歹毒”

    卫安已经朝卫瑞看过去了。

    卫瑞心里其实有些犹豫的----这人可有大用处,瞧卫安这架势却是要把人给折磨死的,这可不大妙。而且卫安终究是个小孩子,恐怕只是嘴巴上说的厉害呢?

    卫安却已经数起数了:“第一根手指!”

    卫瑞不能在这个时候堕了卫安的威风,手起刀落咔嚓一声,果真把杨庆和一根尾指给断了。

    杨庆和痛的嘶了一声,紧跟着就是撕心裂肺的疼痛,捂着自己的小指蜷缩在一起,翻来覆去的狂吼。

    卫安上一世见这些酷刑见的多了,丝毫不觉得有什么,倒觉得杨庆和矫情,镇定自若的看着杨庆和面前的一滩鲜血,声音仍旧冷的像是冬日里的寒冰:“我再问一遍,你若还是不说,就再断你一根手指。”

    杨庆和已经不敢把她的话再当成玩笑话,在说与不说之间纠结了一会儿,再看看卫瑞手里那把还在淌血的匕首,握着手指艰难的颤着嗓子应了一声是。

    “是你爹的手笔?”卫安好像什么都知道,对着比她当上两三倍的杨庆和仍旧循循善诱似地:“朱家给了你爹什么好处?”

    疼痛是容易让人脑子变迟钝的,杨庆和略微停顿了一会儿,才紧跟着说:“铁矿”

    卫安笑了笑:“可是你们家好像并没有发大财----你们老家在绍兴安远,我查过了,你们的产业并没有增多,你的日子过的也没有一掷千金钱呢?”

    杨庆和没有说话。

    卫安却并没有再叫着要剁掉他一根手指了,坐在旁边接着之前的话说了下去:“修生祠也用不了这么多钱吧?银子大约是给了曹安了?换了你爹的前程?”

    杨庆和至此才真正后知后觉的害怕起来,本来就是盛夏的天气,他汗流浃背又痛又晕,一时竟然真的晕了过去。

    卫瑞让心腹拿了水上来把他泼醒了,卫安眉眼冷淡的问他:“清醒了吗?清醒了,咱们就继续吧。”

    杨庆和一句话没答。

    卫安轻声道:“你把当年的事,都跟我说一遍。凡是你知道的,都说一遍。”

    说罢又看了看他掉在地上的那一截手指。

    杨庆和手抖了抖,冷着脸半天,终于还是妥协,张开了嘴。

    他说的杂乱无章,有些语无伦次,可是卫安却一个字也不开口,沉默的坐着听,间或大有深意的瞧他一眼。

    杨庆和每每要说出口的假话立即就转了个弯,这个小姑娘邪门的很,好像什么都知道,他拿不准她到底知道多少,怕到时候又惹得她开口说什么断一根手指头。

    更新啦更新啦~~~继续求收藏求推荐求订阅啦~~~爱你们么么哒。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