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一十四·祖孙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长宁郡主艰难的扯了扯嘴角,想要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又一个字都问不出来。

    卫阳清自己却不避讳,他坐在书桌旁边,声音很轻可很坚定的告诉她:“表妹到死也就求过我一件事,就是让我给卫安取名为安,让我代为收养她,或是把她送去乡下哪户人家寄养我答应过她的,我当着她的尸首发过誓,安安如果死了,我也没有脸面活着。长宁”他难得的喊了长宁郡主的封号:“这场闹剧就此为止吧,你身边知道这件事的下人,不如多送几个去黑煤窑”

    长宁郡主免白如纸,只觉得连嘴唇都开始发麻。

    卫阳清紧跟着站起来看着她:“以后这家里,但凡有一个人再提起安安的身世,阿玠和阿珑他们就没有父亲了你知道我做的到的”

    长宁郡主当然知道他做的到,当初明家灭族的消息传回来,卫阳清就在卫老太太院门口跪了整整三日,几乎没有中暑死了

    现在卫阳清是又拿命来逼她了,偏偏她还不得不吃这一套,她踉跄了几步靠在了门上,又飞快的拉开门走了。

    京城里的老王妃却远没有女儿预想的那样轻易就跟卫安撇清关系-----卫安是她一手带大的,这么多年的相处早已经让她对卫安的情分深入骨髓,要一下子就撇的像陌生人一样,实在是太难了。【愛↑去△小↓說△網w  qu 】

    她自己一个人在屋子里坐了整整一个下午,夜幕四合,繁星点点了,才让人叫葛嬷嬷进来。

    她有许多话想问,最后出口的却是:“你前阵子回过京城一次?李胜蓝跟庄奉做出见不得人的事,也是你一首促就的?”

    葛嬷嬷没料到老王妃二话不说先问这个,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的应是。

    在老王妃跟前她就没有在长宁郡主跟前有脸面了,神色惊恐的求饶。

    老王妃笑了一声。

    “现在我信安安不是她肚子里出来的了。”老王妃揉了揉自己的额角:“像是她的性子”

    说完了这一句,看葛嬷嬷噤若寒蝉,又问她:“我当初是在安安出世了以后几天就赶到建州的,如果说要换孩子,肯定是要在我去之前吧?”

    葛嬷嬷不知道她到底想问什么,心里更加没底,含含糊糊的应是。

    老王妃就垂头把玩腕间的佛珠:“可是我记得很清楚,府里好像没有怀孕了的什么歌女姨娘这孩子,是不是来得太巧了?”

    葛嬷嬷不敢说出卫安的身世-----长宁郡主来之前千叮咛万嘱咐过的,见老王妃这么问,忙把长宁郡主仔细交代过的说辞再说了一遍。

    “是外室啊?”老王妃若有所思:“是哪里人?被你们姑爷安置在哪里?后来人去哪里了?”

    既然是要做戏,当然就是要做全套的,卫阳清早就安排好了说辞糊弄卫老太太,当下葛嬷嬷就松了口气,连忙把老王妃的问题都给回了,又告诉老王妃:“郡主也是被气的不行了,这么多年,她为着这个连您也得罪了却没讨到姑爷的好儿”

    老王妃神情不辨的哦了一声:“所以就用这么阴损的法子?毁人名声?”

    葛嬷嬷被她的语气吓了一跳,缩在地上没敢答话。

    “这么多年了,她早年的娇纵任性还是半点没有改。”老王妃觉得既讽刺又好笑:“因为我管束严厉,她跟我向来是不亲的,跟她父亲才亲所以她就觉得我的死活无关紧要,在我眼前做这些小动作,一点儿也不怕气死我”

    这话说的诛心了,葛嬷嬷连忙摇头:“这,这怎么会呢?”她直起身子:“郡主天天念着您,也正因为这个,就更受不了这个妾生女鸠占鹊巢,得了您的心意”

    老王妃挥了挥手打断她的话:“所以她冷眼看着我宠了安安这么多年了以后,才来说出真相,她觉得感情是随时能收能放的?她难道不知道这是在拿刀子扎我的心?!”

    葛嬷嬷就越发的急了,老王妃这性子也太奇怪了!卫安不是长宁郡主的亲生女儿,那就跟她半点关系都没有了,她怎么却还是口口声声的站在卫安那边?

    老王妃冷眼看了她一眼:“你替我送封信给她。”

    又让她出去。

    陈嬷嬷早已经看出了不对,眼看着到了要用晚膳的时辰了,却也不敢提用膳的事儿,拿卫安来做由头:“表小姐还一直在偏厅等着呢”

    可从前百试百灵的灵药如今却显得没那么管用了,老王妃仍旧充耳不闻的发了好一会儿的呆,才让卫安进来。

    卫安不敢说话。

    她也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显得太假太多余了。

    直到老王妃开口问她:“安安,你是不是早就觉察出不对了?”

    卫安直视老王妃,不敢躲闪:“李嬷嬷私下跟秋韵说话的时候被我听见了,可是我也不确定所以想见见清荷”

    老王妃嗯了一声,又扯了扯嘴角:“现在你可跟我没什么关系了。”

    卫安没说话,喉咙发紧,眼眶发涩,好一会儿才恭恭敬敬的应是。

    老王妃又道:“你老实告诉我,你为什么把这个事告诉我?既然你父亲都已经说了这事儿永远不会外传,你怎么会还要想到来跟我坦白?”

    卫安衡量了一会儿,并没有说知道长宁郡主的性子,知道她肯定会来说,抿着唇看着老王妃:“不敢再心安理得的享受您对我的好所以想跟您坦白”

    她很努力的没有哭出来:“怕到时候如果您知道我已经知道了,却并没有告诉您,就真的再也不理会我了”

    长宁郡主还没有一个孩子做的坦荡,老王妃勾起嘴角笑了笑:“好”她看着卫安,招手把她叫到自己跟前,一如既往的慈爱的抚了抚她的脸:“你这样说就好那这件事,我们就都当没发生过”

    人活着这一辈子真是太艰难了,她的亲生女儿远在千里之外根本没有办法奉养她,说的难听些,长宁从小跟她并不亲,可卫安却是她完完全全一手养大的,要真正论亲疏,不能说完全,可卫安的分量,真的不比长宁轻多少。

    何况她已经老了,还能活几年呢?

    人活着,总要有个念想的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