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一十三·嫌隙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七月的南昌城热得如同一座火炉,正院前头那座巨大的葡萄架底下搭着一座秋千,向来是卫玉珑最爱去的去处,可是这几天她也不来了。

    长宁郡主放完了狠话,又忍不住想起儿女来,口气稍稍温和了一些问倪嬷嬷:“大少爷呢?这几天还是没有出门?”

    卫玠是个太正直的人,虽然她一直期望他成为这样的人,可是当他的正直和迂腐用在卫安身上的时候,就叫她格外的难堪起来。

    倪嬷嬷察言观色,声音放缓了:“并没有,李家和彭家都送了帖子来,少爷也都回了。前天不是阴凉些,小姐想放纸鸢,他也不肯去”

    长宁郡主怒极反笑:“真是个书呆子!”又心疼女儿:“这几天我也没顾得上阿珑她哥哥不肯陪她,她肯定气的不行了吧?”

    正说着,外头卫玉珑的奶娘就着急忙慌的跑来回话,说是卫玉珑征用了厨房,去琢磨着给杨庆和卫玠熬鸡汤了。

    长宁郡主教导卫玉珑是严格按照她自己的成长轨迹来教的,世家贵女们但凡是该学的东西一样也没舍得让她落下,连厨艺也请了南昌城里有名的师傅来教,可是会是一回事,平时谁又真的要这些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来下厨,她皱着眉头站了起来:“胡闹!若是弄伤了手了怎么办”

    一面说,一面气冲冲的领着人去厨房找人。

    卫玉珑却早就已经弄好了,她是个极聪明的小姑娘,知道父母亲和哥哥在闹别扭,虽然不知道在闹什么别扭,却知道该怎么叫他们消气,让师傅熬了几罐鸡汤,给卫玠送去一罐,再给长宁郡主那里送去一罐,自己却抱着一罐去找卫阳清了。

    卫玉珑向来是很得卫阳清欢心的,这个时候,卫阳清肯定心软了长宁郡主立在小厨房外头,有些踟躇,迟疑片刻还是往前院去了。

    总该有个人低头的。

    而这么多年以来,她早已经成了习惯先低头的那一个了。

    倪嬷嬷就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这两夫妻不管闹多重的矛盾,果然都绝不能在长宁郡主跟前说卫阳清的坏话,郡主对卫阳清的依赖俨然已经深刻到了骨子里了。

    前院书房静的很,他在书房的时候,只要不是跟幕僚商议事情,向来是不喜欢人守着的,长宁郡主径直上了台阶,隔着窗户都听见了卫阳清略显冷淡的声音。

    “新建和南昌县附近都还有灾民没有安置妥当,晚上我还有事,你先回去。”

    连卫玉珑的撒娇都无济于事,口吻如此冷淡!

    长宁郡主只觉得血气上涌,抿唇推门进去,勉力维持住面上的体面,对卫玉珑说:“阿珑,你先回去,我同你父亲有话要说。”

    卫玉珑看出父母脸色都不算好,就踌躇着不肯动。

    卫阳清却把手头上的书放在桌上,看也不看长宁郡主一眼,温和的冲卫玉珑道:“说的是,你明天不是说还要去彭家做客?快回去吧。”

    等人走了,长宁郡主维持的笑脸才垮下来,几步上前,双手撑在卫阳清书桌上,咄咄逼人的问他:“怎么?!你究竟还想怎么样?!”

    原本还觉得自己有恃无恐-----反正她知道卫阳清的秘密,卫阳清肯定得回来哄她,想着先让卫阳清低头,可是一见卫阳清这副模样,她心里的打算就又彻底落空,几乎是有些歇斯底里的又质问了一声:“我动那个小畜生,你心疼了吗?!连她爹都不心疼,你又不是她爹,你心疼什么?!”

    卫阳清忍无可忍,皱着眉头看她一眼,起身将她一把推开:“我当初不是没有跟你商量过的,娉婷”

    他把手背在身后:“如果当初你说一声不愿意,我会想别的法子,不会把安安抱来我们身边充当我们的孩子养,或许把她安置在别的地方,她还能过的比现在好一些”

    长宁郡主就冷笑:“我如果不答应,那我成了什么了呢?当时你说是商量,可我若是不答应,你不会同我吵架?日后不会拿这件事出来数落我没有良心?”

    卫阳清神情就变得复杂,他甚至还笑了一笑:“原来你是这么想的”

    屋子里的气氛变得很是奇怪,长宁郡主对上卫阳清还没有如此害怕过,看着卫阳清的眼神就越发倔强,抹了一把眼泪咬牙切齿:“我没有对不住她!我看见她,就要想起我的女儿”

    “所以我也默认了你对她不管不顾!”卫阳清握着拳头压低声音:“收敛些吧庄娉婷,你说你没有对不住鱼幼,是,你没有对不住,你永远都是对的,别人有喜欢的东西,你也喜欢,不管怎么样,都要是你的,总要是你的”

    长宁郡主咬着牙齿冷笑:“你现在是后悔了吗?!”

    如果他后悔了,从前那些算什么?!

    卫阳清摊手看她:“我若是后悔,也是后悔我年纪轻不知事,竟然在家族风雨飘摇的情况下还只在乎我个人喜好我不敢说是为了你为了我的私心,我已经让母亲那样难过,已经让哥哥丢了性命,让大嫂成了寡妇,你知不知道从前外祖一家对我有多好”

    他少有的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口不择言的道:“如今我不过就是想保全外家的一点骨血而已,可你做了什么?!你真是叫我觉得自己看错了你”

    他这些年不是没有和长宁郡主说过道理,不是没有推心置腹过,可是长宁郡主永远阳奉阴违,他实在有些累了,也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颓然的坐在椅子里叹了口气:“你这回让葛嬷嬷进京也好,从此以后安安不欠你们家了,老王妃不理会她了,你心里是不是恨意就少一点儿了?从此以后她只是我卫阳清的女儿,跟你没什么关系,就劳烦你放她一条活路,你若是还顾念我,还顾念儿子女儿的前程,就收敛些罢”

    在给你们准备惊喜,这次我是认真的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