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一十二·风险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葛嬷嬷在偏厅里等的有些焦急,当陪着笑脸听说里头等着的是卫安以后,面上神情就不自觉的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原本以为可以随意当个小猫小狗随便乱扔的,没有攻击性的小姑娘,原来竟然也已经长了獠牙能咬人了。

    她上次从京城回南昌的时候说起来就是因为卫安,想到这里,衣袖下的手又紧了紧。

    她总觉得卫安现在变得有些难以捉摸,而偏偏就是这点难以捉摸实在让人心里不安又忐忑-----卫安竟然能知道她自己不是亲生的,还去告诉了卫老太太,让卫老太太去信质问卫阳清,质问长宁郡主!

    这份心机委实算的上是惊人了。

    还有李嬷嬷葛嬷嬷的眼神沉了沉,觉得有些头痛,这个人跟在卫安身边那么多年,一直都没出过岔子,也确实把卫安养成了废物,可是不知道怎么的,竟然就被卫安拿捏在手里了。

    这回居然还替卫安去送信,何其可笑!

    屋里的自鸣钟铛铛的响,她被惊了一跳,回过神来才发现天竟然已经阴沉下来了,好像即将要下大雨的样子,不由去问陈嬷嬷:“老王妃这是跟表小姐聊什么呢”

    葛嬷嬷心里也在叹气,鸠占鹊巢,偏偏还不能说穿,实在叫人窝囊憋气的紧。

    她这回回来,还发现如今内院的管事婆子们都是来老王妃院子里回话领命的,也知道了王妃被送去了普慈庵的事,还有庄奉

    这些事一件都没成

    也怪不得郡主生那样大的气。

    更叫葛嬷嬷担心的是,就算是郡主抛出了要把卫安的身世和盘托出这样的狠话,也没能让卫阳清低头,这两人的关系是越发的差了,偏偏两个人吵架,难过的还是郡主,也不知道如今怎么样了。

    长宁郡主当然很不好,从葛嬷嬷回南昌给她带消息开始,她就觉得自己仿佛是中了什么邪祟了,事事不顺心,万事不如意。

    算计卫安的事没成就算了,葛嬷嬷回话的时候竟然还被在东次间小憩的卫玠听见了。

    卫玠这个人向来天真幼稚的很,带着读书人的清高和傲气,他又不知道卫安不是他亲妹妹,只听见说葛嬷嬷坏卫安的婚事,就气的一佛出世二佛涅槃,气急败坏的来质问她,为什么要对卫安这样过分。

    她当时气的差点儿晕过去,偏偏还有苦难言-----总不能跟卫玠说,卫安不是他的亲妹妹,卫玠的脾气

    好容易把卫玠给压了下去,谁知道事情却还没完没了了。

    她还没来得及再去找卫安的麻烦,卫安却来找她的麻烦了,竟然敢撺掇卫老太太让林管事送信来南昌给卫阳清。

    至今想起来当时卫阳清仿佛要吃人的样子她还觉得胃里犯恶心。

    她做错了什么?

    她觉得她什么也没做错?

    自始至终她都没有答应过卫阳清要对卫安视如己出,她能容卫安活这么多年已经算是开恩,怎么可能还要让卫安抢了本来是她女儿的东西?

    镇南王府啊

    如果没有她的这层关系,以卫家如今的地位,能攀得上这门亲事吗?

    她不过是不想把自己的东西给一个鸠占鹊巢的外人罢了,到底有什么过错?就算是坏了卫安的名声

    一个家族都曾经叛国的人,能活着就已经该叩谢天地了,她自己的父亲都不要她,难道还敢妄想什么将来,指望什么荣华富贵?

    可是卫阳清却听不得这些话

    长宁郡主疲惫的靠在圈椅里,倪嬷嬷一边替她揉捏肩颈,一边轻声劝她:“郡主放宽心罢,这几天都没有睡好,瞧您精神都差了许多”

    长宁郡主却半点儿也听不进去,她垂着眼皮问:“老爷今天还是歇在书房?”

    倪嬷嬷连忙应是:“并没有去姨娘们那里,这几天一直都是歇在书房的跟您闹别扭,其实老爷心里也难受着呢您有时候也不要太强硬了”

    可是面对明鱼幼的女儿,长宁郡主没有办法做到心平气和。

    她勾起唇角冷笑了一声:“他没去姨娘们那里,不是跟我闹别扭心里不好受,只不过是担心他的说辞被老太太看出破绽来罢了。你还不知道他吗?他要是真的为了与我生气难过,就不会连着几天不见我了”

    倪嬷嬷叹了口气,低声道:“说起来,您也是的,为什么要对李嬷嬷那样狠呢”

    卫阳清当时听林管事说李嬷嬷先来了一步而且并没见人之后,回来问了长宁郡主,长宁郡主却说卖去黑煤窑了。

    长宁郡主脸色变得更加阴沉:“连个孩子都看不住,要她有什么用?!”

    倪嬷嬷就不敢再说,停了一会儿才道:“那您也没有必要跟老爷针锋相对啊,他前脚打发林管事回去报信,您后脚也就让葛嬷嬷上京去告诉老王妃,这不是跟他打擂台吗?!”

    “这不是他自己的说辞吗?”长宁郡主有些气愤难平:“她是个什么东西?!也配让我娘那么殚精竭虑的护着现在卫阳清他自己兜不住了,为了圆谎给她编出了个身世,这不是正好?!既然他自己编了,我为什么还替他兜着?!那个小杂种”

    其实长宁郡主还是妥协了,她让葛嬷嬷上京,也不过是气愤不平,不甘心,可也没有把卫安是明鱼幼生的事情说出来,只是让葛嬷嬷照着卫阳清的话说。

    虽然也是要让老王妃从此不再管卫安,却也没有将事情弄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屋里屋外都静的很,倪嬷嬷揉了一阵,低声问她:“那老爷那里”

    “不管他。”长宁郡主难得对卫阳清狠下了心:“祸不及出嫁女,可是为什么明鱼幼必须要死,为什么卫安的身份见不得光,他心里不明白吗?他保下了这么大一个祸患,给我和我的孩子们带来了多少风险?他究竟还有什么资格来跟我闹?!我能容忍到这一步,已经是看在孩子们的份上,再逼我大不了就一起死吧”

    这么晚了,好险好险~~~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