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一十一·坦诚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夜深了,一直炎热的天气也变得温柔起来,四周微风拂动,月摇花影,卫安却只觉得身上都烫的厉害,过了好一会儿,才下定了决心,笑了笑告诉汪嬷嬷:“送给一个,能救我的人。”

    卫老太太这一世对她足够好了,也再三的给她下过保证。

    老王妃还是一如既往的对她好。

    可是她都不能相信,完全不能相信。

    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可以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事不能发生?

    卫老太太或许是真心的,可她绝不会有卫家的生死攸关重要,更不可能有明家的切齿冤仇重要,真要到了那一天,很可能就是她被舍弃的那一天。

    她一定不会再落到那个地步。

    汪嬷嬷听不懂她说什么,只知道她说的这个人是极重要的,就连连点头:“那您尽管放心,我一定给您送到人家手里去。”

    蓝禾已经打了温水上来给她熟梳洗,她梳洗完了就笑着朝汪嬷嬷摇头:“这嬷嬷就办不到了,您只需要去给孙掌柜送个信就行,那人在很远的地方,嬷嬷您是去不了的”

    汪嬷嬷没有迟疑,听卫安这么说应了一声是,立即就去了。

    第二天的时候陈嬷嬷又替老王妃给卫安送东西来,送的是整整一匣子的珠宝首饰,陈嬷嬷欠着身子打开,欢欢喜喜的同卫安说:“这是今年嵌宝阁新画的图样,老王妃一早就送去了金子珍珠并海珠明珠,金子一共送去了四百两,银子送了三百两,海珠送了七十六颗,珍珠送了六十颗,还有三十颗粉珍珠二十颗淡绿珍珠,如今这些东西做的头面首饰通通都在这匣子里,老王妃说,让您先用着”

    卫安的眼睛没往匣子里看,手按在匣子上,啪嗒一声把盖子阖上了,神情复杂的看着陈嬷嬷说:“嬷嬷,这些东西我不能收。”

    受不起了。

    陈嬷嬷狐疑的看着她,仿佛没明白她是什么意思:“这是老王妃的一片心意”

    卫安却不再说了,想了想同陈嬷嬷说:“嬷嬷,您来的正好,我跟您过去一趟吧。”

    陈嬷嬷就更觉得奇怪,片刻后才屈身应了是。

    卫安同卫老太太说了一声,由二哥卫珹送着去了镇南王府。

    镇南王府内院焕然一新,同镇南王妃在的时候又不一样,来往仆妇丫头们都极为守礼,卫安有些感叹。

    不管怎么样,老王妃这一世把权力从镇南王妃手里拿回来了,那以后镇南王妃和镇南王就只有更恭敬的,情分这东西,有时候实在没有利益能来的长久。【愛↑去△小↓說△網w  qu 】

    老王妃正看着庄容描字,听说卫安来了,头一个反应是卫安怕是又在卫家受了什么委屈,撇下庄容回了院子,看见卫安好好的站着才松了一口气。

    又问她:“怎么这个时候过来?”

    卫安没敢靠她太近,曾经想好了要做的事如今真到了要做的时候,又显得尤为艰难,过了许久,等到老王妃有些惊怒交加的要让陈嬷嬷进来了,才跪在老王妃跟前。

    卫安极少表现的这么生疏,老王妃看着她,默然半响,才问:“你是因为你表哥的事在怪我?”

    卫安怎么敢。

    自己人知道庄奉不成器,可是外人看来,再没有比庄奉更合适的人了,她抿着唇摇头,正要说话,外头陈嬷嬷就隔着帘子说南昌那边来人了,来的还是长宁郡主身边的葛嬷嬷。

    来的这么快,林管事也才回来不久而已!葛嬷嬷看样子应该是在林管事出发之后就紧跟着回来了的,她没回定北侯府,直接来了镇南王府

    卫安叹了口气,伸手拉住了老王妃的手,轻声道:“外祖母,葛嬷嬷想告诉您的事,我也想告诉您,您不如先听我说一说吧”

    她担忧的没错,以她对长宁郡主的了解,很明白长宁郡主急怒交加下会做出什么事来-----长宁郡主是个没了卫阳清就不能活的人,卫阳清要是为了自己的事和她起了严重的争执,她的打算又的落空了,可想而知她会多么愤怒,而已经没法儿掩藏,又要出气,还不能造成太大范围的影响,让卫阳清暴怒,当然就是先跟老王妃告状,说出她不是长宁郡主亲生的事情来

    老王妃就坐定了没动,吩咐陈嬷嬷:“叫她等着。”

    她很知道自己女儿的性格,这个时候让葛嬷嬷来,卫安又这样反常,自然不会有什么好事。

    可是就算是真的有什么事发生,她也想听卫安说,不想听别人说。

    卫安知道她的意思,即将出口的话就越发的艰难,可是再艰难,她也尽量的把话说的极为清晰明了。

    老王妃整个人都懵了,坐在藤椅里,觉得卫安说的每一个字都好像是从重重叠叠的云雾里传来的,听不清晰。

    过了很久,也不知道多久,老王妃才挣扎着问出了一声:“你说,你不是长宁的女儿?”

    这也太荒诞离奇了,又不是写话本,怎么这样离奇的事都能发生?

    卫安点点头,很冷静,既然最艰难的话都说了,接下来的也就不难说了。

    当听见连庄奉的异常和李胜蓝的野心也是长宁郡主挑起的,老王妃终于有些忍不住,重重的咳嗽了几声。

    她很知道长宁郡主的脾气,知道以长宁郡主的脾气,决计是做得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可是她更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做梦,不然这样不切实际的事怎么可能就发生在自己身上?

    而且卫阳清的话未免太可笑了。

    同一天出生,哪有那么多同一天出生的人?

    卫安出生的那一天,建州的万安寺里可还有一个人生孩子呢

    想到这里,她就又有些惊异的直起了身子,很是不可置信。

    是事情真的有这么巧,还是有别的缘故?

    她伸手打断卫安的话,难掩惊悸和震惊,神情复杂的说:“安安,你先别说话你让我静一静”

    还是失算了,果然还是没扛住又这么晚

    卫安和老王妃的关系有些难处理,所以大家不要嫌铺垫多~~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