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零八·请帖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卫老太太捏着信纸的手骨节有些泛白,眉头紧紧的皱着。

    卫阳清说他是被人算计了,是被同僚算计他还答应了同僚一些事情,究竟是什么事?虽然他在信上说已经把卫安的生母处理了,那个人已经抓不到把柄,可是天下就没有不透风的墙,就如同现在,长宁郡主不就沉不住气了吗?

    到时候被人知道了呢?

    卫家现在本来就风雨飘摇了。

    简直是胡闹!

    卫老太太心里恼怒,又忽然觉得有些庆幸。

    恼怒于生出这么优柔寡断到处留情的儿子,又庆幸最后明鱼幼没有嫁给他,就算是嫁给他了,他或许也不会对明鱼幼好到哪里的-----他从前对长宁郡主不是喜欢的要死要活的吗?

    可是时间一过,女人最新鲜的时候过了,也就不过如此了。

    卫安想的却不是这些。

    卫阳清没有必要骗人,他既然说自己是来历不明的女人生的孩子,那她自然就真的是了。

    长宁郡主的孩子跟她同时出生却夭折了,难怪知道她的身世之后会如此憎恶她-----站在长宁郡主的角度想,她分明就是个上不得台面的人生的野种,却偏偏因为卫阳清的一时糊涂占据了嫡长女的位分

    卫安又有些好奇,如果真的是这个原因,长宁郡主为什么不和老镇南王妃说清楚呢?卫阳清不跟卫老太太说还情有可原,卫老太太跟他本来就无比疏远,知道他这么荒唐肯定会对他更加有心结,可是老王妃和长宁郡主之间显然却不存在这个问题

    卫老太太看出她的疑惑,摸了摸她的头发说:“你父亲也是不受你外祖母待见的,她如果知道她辛辛苦苦带大的孩子是你父亲荒唐的产物,又是你父亲瞒了这么久,肯定要大发雷霆,长宁是不会想看这样的情况发生的。”

    勉强也能说的过去,卫安没有说话。

    卫老太太却问她:“你现在是怎么想的呢?你父亲的意思,这件事当初虽然是个错误,可这个错误毕竟已经成真了,这么多年了,如果再把你的身世抖出来,对他的官途和对他的前程都是不利的,因此他决计不可能再承认你不是长宁生的这件事,而且会把长宁的嘴也管好。还说要把你接到南昌去教养”

    她敲了敲桌子,看着垂着头的卫安,忽然不合时宜的蹦出个想法,卫安这样的眼神,实在有些像那些摇尾乞怜的小狗,措辞虽然难听,可意思就是这么个意思。

    她又想起之前卫安从小佛堂出来,对着她的时候笑的那样讨好又小心翼翼,觉得心里有些难过。

    又抬手抚了抚她的背:“不要担心,一切都会过去的这事儿自然不能闹出来,风口浪尖的,这个时候要是把这事儿给闹出来,外头恐怕怎么说的都有,这事更可能会成为我们被人攻讦的把柄,至于去南昌的事,我会回信给你父亲,让他不必多管,我会亲自教养你的。”

    卫老太太是知道她去了南昌肯定没有好果子吃,现在长宁郡主就这么容不下她,还设计想通过庄奉的事来让她跌到泥地里,更别提跟卫阳清摊牌之后了,以后卫安要是真的去了南昌,日子会过的无比艰难。

    卫安已经迅速的反应过来,她跪在卫老太太跟前恭敬的朝她磕头:“我会去南昌的,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多谢祖母的庇护”

    她亲生母亲听说就是后来从建州换到南昌以后才被卫五老爷处置了,她想去看看自己的母亲。

    算一算,不管前世还是今生,她从来没有体会过真正有母亲的生活是什么模样的。

    她娘会不会很喜欢她,会不会曾经也曾期盼过她的出生,会不会在她被抱走的时候也曾伤心欲绝,会不会跟长宁郡主一样,母鸡护崽一样把孩子们都护在她的羽翼下

    卫安觉得难过,又觉得不是那么难过,心情很复杂。

    她的生母还活了几年呢,如果真的不爱她的话,肯定会想很多法子把她的身世揭露出来,不会那么安静的等着死吧?

    这么一想,其实她也是有人爱的

    她闭了闭眼睛,想不哭的,眼泪却大颗大颗的扑簌簌的落下来。

    他的父亲杀了她的母亲,并不爱她,只是拿她当一只小猫小狗给嫡妻逗乐,全然不知道把她陷在了多么危险的情境里。

    长宁郡主给了她体面的身份,却偏偏又恨她入骨,这些事就是一地鸡毛,难以理清。

    卫老太太扶她起来,也问她这件有些尴尬的事:“那老王妃那里”

    老王妃对卫安是真的掏心掏肺,现在卫阳清和长宁都不会再说出真相,卫安只要装鸵鸟,是可以继续心安理得的享受老王妃给她带来的好处的。

    卫安却不这么想。

    她想这个世道总是要有公道的,她不是人家的外孙女,就不能理所应当的占据人家的东西。

    她当然会对老王妃继续一如既往的好,甚至还要比从前更好,可是却不能再欺瞒老王妃。

    这样她心里不安。

    以后长宁郡主实在忍受不住了私底下跟老王妃提起来,她也会显得更加被动。

    还不如她自己来把这个脓疮打破。

    卫老太太并不勉强她,听了她的想法若有所思:“这样也好,欠了人家太多总是不好,不能再奢求更多了,这样佛祖也不会庇佑你的,你做的很好”

    这样的卫安,一点儿也不像是长宁郡主的孩子。

    知恩又不逾矩,有原则却又并不古板

    已经夜深了,卫老太太让卫安回去休息,三夫人却来了,在合安院外头等着通报。

    等到卫老太太让她进来,就看见她红光满面,面上有怎么都遮掩不住的激动,告诉卫老太太:“娘!您知道临江王府要唱堂会吧?藩王们回来都是要办的,也是熟悉熟悉的意思临江王府给咱们家下了帖子,特意点名了要您去”

    卫老太太却脸色大变,她跟临江王府是有联系,关系也确实有些暧昧,可是这全是私底下

    临江王府到底是想做什么?!

    打个广告啦,推荐水迹的《篆香录》:闻香寻竹马,甜宠,宠上天的那种~~~有兴趣的可以看一下。么么哒,爱你们、。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