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零七·南昌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卫瑞上一世跟在义兄身边,最拿手的事莫过于获取消息一类,他是个天生就该做斥候的人。卫安对他的能耐了解的很清楚。

    卫瑞自己却吃惊的几乎端不住脸上的表情了,看了一眼卫老太太,见卫老太太无声点头,才强自压住了心里的诧异,恭敬的对卫七道是。

    定北侯世子是个极通人情世故的人,在世子手底下跟随了那么多年,几乎算是一起长大的卫瑞很得了一些他的真传,既然卫老太太都不避讳卫安,把卫安当作军师来用,他自然也不会去怀疑卫安的能力。

    等吩咐完了这些,卫瑞出去了,卫老太太才彻底把身子靠在了椅背上,缓缓的叹了口气:“曹家.....”

    卫安知道她想问什么,坦诚的摇了摇头:“我知道的其实也并不算多,只能凭借知道的一星半点猜测摸索......”

    上一世她虽然聪明,可是在十几岁没嫁人之前都是小聪明,朝廷上的大事,是跟她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所以这一世猜测起卫家背后的那只黑手起来就格外的费力。

    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就像现在,杨怀不就冒出来了吗?

    静默了一阵,卫老太太想叹气又忍住了,疲累的仰着头嗯了一声,又看着卫安问她:“你是不是想要自己用的顺手的人?”

    这一点卫安并没有瞒着卫老太太,只是她知道现在卫家的情况,也知道卫老太太手底下的人是不能轻易用的,一用就容易引来事端。

    而且也会叫三夫人三老爷他们多想。

    现在卫老太太这么问,卫安犹豫了片刻就点头:“并不是为了不放心那边的结果,只是我真的有些事情要做。”

    她不能仅仅靠着卫老太太的势力,未来的路还很长,她靠着卫老太太和老王妃也未必能靠的长久,不管卫阳清和长宁郡主到底是不是她的亲生父母,但是他们两个都不会管她的生死却是肯定的,她总得要替自己谋划将来。

    卫老太太笑了笑,正要说话,外头花嬷嬷却隔着帘子通禀说外院递了话进来,说是林管事回来了,问得空不得空。

    卫老太太看了卫安一眼,见卫安已经跟着立了起来,吩咐花嬷嬷把人领到前头广厦的花厅里。

    林管事从南昌回了京城就直接来了府里等老太太的吩咐,还风尘仆仆的,整个人都瘦了一圈不止,可是身体却还算得上不错,对着卫老太太跪了下去说了些卫五老爷要他带的话,就捧上了一封信交给卫老太太。

    卫老太太把信放在小几上,先问他:“老五那边有没有什么不对的?”

    如果有人真的要对卫家下手,卫五老爷那里也是个不错的突破点。何况杨怀那么巧很快就又要巡抚江西了,这实在有些过于巧合。

    林管事摇了摇头:“一切都好,六月份的时候鄱阳湖发了大水,打翻了许多船,周围都成了一片泽国,五老爷尽心尽力的救灾,听说连着几昼夜都没有合眼,就发了低热......现在这事情已经差不多了,周围也并没发生时疫,五老爷功不可没,这一任的评核肯定是优等,说不定能拔擢回六部做事......”

    这不是他该说的话,卫老太太略显冷淡的打断了他,问他:“早前不是有信说四少爷会回来?可是你都回来了,他也还没消息。”

    说起这个,林管事面上就有些不安,犹豫了片刻才跟卫老太太说:“四少爷好像同郡主起了争执......”

    长宁郡主除了对卫安异常冷淡,对别的孩子向来是耐心至极的,做足了一个慈母,怎么会跟卫玠起冲突?

    卫安也有些疑惑,又好像明白了什么。

    其实上一世的时候卫玠也常常为了她的事跟长宁郡主闹的不愉快,有一年过年他从外面游学回来,却发现年夜饭竟然都没有她的份,她一个人在屋子里守岁,就闹了一场,而后在长宁郡主坚称她有病的情况下还是去了她的院子里陪她守岁。

    那是她过的最好的一个年,卫玠陪她说话逗她笑,她终于忍不住哭着问是不是她真的一无是处的时候,也是卫玠坚定的告诉她,不管怎么样她始终是他的妹妹.....

    卫老太太也问了出来:“是为的小七的事罢?”

    林管事就有些尴尬,看了卫安一眼,垂下头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郡主对四少爷向来是好的....想必很快就想通了。”

    卫老太太不置可否,赏赐了他许多东西,又让他以后管着外头几间铺子的事,抬手让他出去,这才拿起了卫阳清寄回来的信。

    卫阳清的信倒是半点没有避讳。

    他说是他犯下的糊涂事,卫安的确不是长宁郡主的孩子,而是他跟一个外室的私生女。

    他说他是被同僚设计了,在外头出了事,后来那个同僚拿着这件事要挟他,他只好帮那个人办了事,然后把人要了回来。

    只是那个女人却已经怀了孩子了,而且已经即将临盆,他嫌这个孩子来路不正,原来打算不要的,谁知道长宁郡主同时出生的孩子却因为这个事夭折了。

    他原本是想拿卫安去哄长宁郡主开心的-----失去了孩子的长宁郡主成日以泪洗面,他就骗她说孩子没死。

    只是这事到底是纸里包不住火,长宁郡主后来还是知道了,所以才对卫安这么冷淡。

    卫安掩藏在袖子里的手在发抖,她一直猜测的事实竟然成了真,这消息来的又快又突然,她有些没有办法接受。

    她的母亲不是出身高贵的长宁郡主,只是一个被人送来送去的来历不明的女人......

    难怪卫阳清连看她一眼都觉得多余,前世对她置之不顾。

    难怪长宁郡主对她冷淡成了那副模样......

    她眨了眨眼睛,觉得自己似乎有些想哭,可是眼眶却干涩的厉害,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

    那封信上的每个字她都看得懂,可是却又好像每个字都看不懂,叫人觉得眼睛疼。

    去医院检查了,一开始照了腹部彩超,医生说看不清楚,好像是盆腔有积液,右腹部有包块,吓死我了,然后又去照了CT,说是双附件囊肿....妈蛋,可是我还在发烧啊,我会不会要死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