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零五·纠葛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武林中文网 0zw,最快更新春闺密事最新章节!

    卫安正在合安院里陪着老太太听三夫人说的隆庆帝万寿的事儿,三夫人同卫老太太说了进献的礼单,又同位老太太说:“现如今是多事之秋,咱们不能冒尖儿,却也不能简薄了......”

    冒尖儿了容易被人说心虚,简薄了又容易被人说心有怨忿,在朝廷里就是如此胆战心惊。

    卫老太太有些嘲讽的翘了翘嘴角,又同三夫人商量了一回卫玉攸的生辰:“今年就委屈她了,并不大办,你把你娘家人请上两桌,再就是咱们自家的人,替她过个十三岁的生辰......”

    三夫人阖上了礼单连忙点头:“她还是小孩子,又不是什么整生日,这样就尽够了的......”又看向卫安:“说起生辰,伯母还缺了小七礼物,回头小七去我库房里挑,看上什么就尽管搬走......”

    卫安连忙笑着起身道谢。

    三夫人叫住了,又同卫老太太笑:“一月前林管事往南昌去了一趟,他这个月的月例不知道是照旧还是要添一些?”

    一般外出的拨的银子都是额外的。

    卫老太太笑意微敛,看了三夫人一眼,才道:“等他回来再说罢。”

    老太太是一副不愿意多谈的态度,也就不好再问了,三夫人陪笑应是,回去同三老爷说:“依我说,不管有多深的隔阂,终究是母子。府里多事之秋的时候,不照样想起了老五来了?”

    三老爷比她清楚这里头的门道多了,一面去净室换了衣裳出来一面笑着喝了口茶解渴:“你放心吧,明家的事儿一天没完,母亲心里一天就放不下这个疙瘩。这么多年了,五弟年年让人跑多少趟?当初还亲自回来跪过几回,母亲理过他吗?”

    这倒是,就连开祠堂祭祖,卫老太太都能撇下卫五老爷,让卫二老爷打头,三夫人松一口气,又有些好奇:“那你说,母亲这回到底是让林管事去南昌干嘛呢?”

    总要有个缘故的吧?

    三老爷倒是真的琢磨过,想了想就道:“等林管事回来了,问一问就是了,没什么好疑惑的。不要多做什么。”他再强调了一遍:“就算我有什么想头,那也要卫家还能立得住,卫家还存在这世上,否则,一切都是徒劳。”

    三夫人听出他话里的意思,猛地打了个寒噤,半响才低声应是。

    卫老太太也在合安院同卫安说:“你为什么又不想找清荷了?你不是说,她或许知道你的身世吗?”

    卫安并没同卫老太太说她不是不想要清荷,只是同沈琛做了交易,不需要再去找清荷罢了,只是同卫老太太解释这个事:“依李嬷嬷和秋韵的意思,清荷就算是知道,也知道的不多,何况她还一心想要逃,人又已经到了林三少手里.....”

    卫老太太看了她一眼,半响才挪开目光。

    等静默了一瞬,屋外响起轰隆隆的雷声,卫老太太意有所指的道:“你放心,就算到时候你父亲真的不管你,总还有我。”

    卫老太太能说出这样的话,卫安一时都不知道怎么回应,过了片刻才笑开了,坐在卫老太太身边靠着她的肩膀,也同卫老太太道:“您也放心,只要我活着,我总会帮您的。”

    这是她的真心话。

    她做人的心愿就是这么简单,人家对她好,她自然也就对人家全心全意。

    卫老太太欢快的笑了几声,让花嬷嬷取出一个描金的檀木匣子,亲自拿在手里给卫安看:“我知道你最近在管外面的铺子了,或许有需要用钱的地方,这里是二百两银子,你先放在身边防身。”

    也就是说,卫安私底下有自己的打算,她心里是门清的。

    卫安很为卫老太太的这份体贴感激,并不扭捏的接了匣子,外头就有人来报,说是通州庄子上来了庄头们对账。

    往年都是年底了庄头们才来京城对账的,今年卫老太太却说各地的产业账簿都有问题,决意整治,已经提前同三老爷三夫人说过了。

    老太太嗯了一声,卫安已经先站起来往外走。

    汪嬷嬷又惊又喜的跟在卫安身边:“老太太果然是个慈善人,就算是您把话说到那个份上了,她对您也还一如既往......”说着又有些疑惑:“也不是,简直是比从前还要好......”

    从前就算她是长宁郡主的女儿,看在她的脸的份上也对她高看一眼的卫老太太,现在知道她可能不是长宁郡主的亲生女儿,当然对她更好了。

    卫安不以为意,进了院子见纹绣迎上来,就轻声问她:“怎么样?”

    纹绣摇头:“我爹那里还是没什么消息传回来,不过素萍她娘那里倒是有消息地进来,是个口信......雪松说,小镇国说有些话靠传话说不清楚,让您想法子出去见他一面。”

    如果在从前,对于卫七来说,单独出门自然是想都不用想的事,可是现在却是未必了。

    卫安住了脚,看着榕树底下圈养的几只锦鸡雄赳赳气昂昂,想了想就答应了:“过几天我要去一趟普救寺,你让秦大娘出去告诉一声。”

    她要做的事,蓝禾和玉清还会想着合不合时宜的劝一劝,可是纹绣和素萍却从来不会多一句嘴的,立即应了是。

    这就是有了自己人的好处,卫安看着窗外的榕树发呆。

    她还需要很多很多这样只听命于她自己的人。

    合安院里的卫老太太正看着腆着圆圆的大肚子的卫瑞。皱了皱眉头问他:“怎么样了?”

    查了这么久了,如果朱家真的有什么问题,大约也要露出点痕迹了。

    卫瑞灵活的跪在地上,同卫老太太交代跟踪朱芳,和查朱家的事。

    “平阳侯府大约在十三年前,发过一笔大财......”卫瑞压低了声音:“是跟怀仁伯府开铁矿,后来分利不均,怀仁伯府还就这事去告了平阳侯,只是后来不知道怎么,怀仁伯府就倒了霉,被人参奏圈禁民女,罔顾人命,参奏怀仁伯府的那个御史叫做杨怀......”

    卫老太太敏锐的很,立即就问:“是那个如今在江西巡按的御史杨怀?”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