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六十六·强求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楚景吾无话可说。

    很多时候他都觉得母亲是在无理取闹,沈琛怎么会是调唆他跟哥哥关系的罪人呢?他分明为了临江王府的前途拿命在博了。

    他已经这样殚精竭虑,可是哥哥总是拿他当贼一样防着。

    想到这里他就在心里冷笑。

    这一次临江王妃想给沈琛说亲也是楚景行的主意,他生怕不能把沈琛逼得跟母亲离心离德。

    可是这些事,他改变不了,母亲那里,永远听哥哥的比听他的多一些,他已经尽力了,可母亲还是不能改变想法,而楚景行就更不必说。

    他们兄弟的情分,早已经渐渐稀薄的可怜了。

    他收回思绪,冲着沈琛点了点头,有些惆怅:“是啊,父王不是说了吗,你的亲事,他也不能做主的。”

    他是在为沈琛担心。

    尚主其实真的不是什么好事。

    尤其是这位公主还是永和公主,永和公主真正的天之娇女,一路被娇养长大,习惯被人捧着纵着呵护着,可是沈琛却不是那种能忍得了的妻子的娇纵的人。

    何况永和公主还是隆庆帝的女儿。

    她代表着许多东西。

    这些不愉快的话题说了更没意思,楚景吾觉得自己说的有些太多了,把目光投向楼下,看着彭家出来一伙人,分别朝着不同的方向去了,就有些诧异:“难道真的又被卫安料准啦?”

    彭家真的就按照卫安之前所设想的那样,让人去灭口了吗?

    这......

    卫安是不是也太可怕一些,她怎么能把彭家的每一步都算的这么准?!

    楚景吾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不自觉的觉得脖子后头有些寒意,这个寿宁郡主果然跟他二哥一样不是常人。

    沈琛看了他一眼:“很不可思议吗?”他给自己倒了杯茶,悠闲的看着彭家大门口那些挤来挤去的人:“不是每一步都顺理成章吗?”

    既然出了事,肯定就要解决事情啊。

    卫安不过是每一步都走在彭家的前头罢了,她把彭家会做的每一件事都料到了,然后准备了相应的后手,仅此而已。

    “话是这么说没错。”楚景吾放了手,认认真真的看着对面的沈琛:“可是二哥,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除非卫安是对方心里的蛔虫了,否则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怎么做到对彭家的一举一动都这么了然于心?”

    甚至能算准彭家每一个人的反应。

    这难道仅仅是聪明二字就可以解释的吗?太牵强了吧?

    外头传来一声细微的轻笑,打断了楚景吾的话。

    楚景吾有些诧异的竖起了耳朵-----这分明是女孩子的轻笑声,可这里虽然不是凤凰台,不是自家二哥的地盘,可是有雪松和寒枫在,怎么还会有人擅闯进来听见他们的谈话?

    沈琛轻飘飘的瞥了他一眼:“都说背后不说人,你恰好就被这个别人撞见了。”

    水晶帘发出哗哗的脆响,楚景吾便看见一袭鹅黄袄子配着霜白色百褶裙的女孩子立在了不远处,正由丫头服侍着卸下帷帽。

    鹅黄色的颜色很轻又很亮,稍不注意就会被衬得土黄暗沉,楚景吾皱了皱眉头-----虽然刚说背后不说人,可他又忍不住想说句不合规矩的话了-----寿宁郡主可真是不大会挑选衣服的颜色啊。

    蓝禾和玉清服侍着卫安下了帷帽,便轻轻退了出去,卫安便回头来看了楚景吾一眼:“怎么,安平郡王很奇怪我对彭家为什么如此了解吗?”

    这也是很正常的,毕竟她对于彭家的每个人的喜好都了如指掌,她为了杀死他们每一个人费尽了心机,耗尽了心血,熬干了寿命,他们的每一个弱点她当然都还记得清清楚楚。

    不是有句话说,能伤你最深的,总是对你了解最多的那个人么?

    毫无疑问,她就是这个人。

    可是对于别人来说,她如此精准的算计了彭家走的每一步棋的确就有些匪夷所思了,她笑的眉眼弯弯的看着楚景吾,带着些狡黠的弯了弯眼睛:“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有个比百事通还厉害些的三少在,有什么事是我不能知道的?既然知道的够多,再设局,精准不就是很正常的事了吗?”

    楚景吾一时没有接的上话,他被卫安的容貌晃花了眼睛。

    大约是太久没见了,从前那个总是朦朦胧胧想不起相貌的卫安,此刻乍然这样如同鲜花一般盛放在他的眼睛里,让他颇有些措手不及-----实在是太好看了。

    女孩子的眉眼精致的不像话,可最漂亮的还不是她的皮囊,有这样的五官,她从前自然也是好看的。

    可是从前的漂亮不是现在的这种漂亮,这种漂亮好像是被吹了一口仙气,让一个木偶灵动起来了的那种漂亮。

    他有些明白为什么自己这个二哥总喜欢跑去给卫安帮忙了。

    可是这种事当然不能明着说,他闪了会儿神回过神来便点头:“原来如此。”

    事实上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不过就是一个由头----林三少要是真的知道的这么多,郭子星早就从牢里出来了。

    可是卫安既然这么说,他姑且就这么信啊,反正也不损失什么。

    沈琛适时的查进话来:“看样子彭家是真的打算杀了长贵灭口啊。”

    卫安笑容微敛。

    这就是彭家人的作风啊,没什么好奇怪的。在他们眼里,除了他们自己是人,其他的人的命都不是命。

    上一世的卫家全家人的性命当然也不是命。

    她把目光投向楼下,看着彭家朱红色的大门,缓缓的绽开了一个笑。

    “嗯,挺顺利的。”她坦然的看向沈琛:“往我挖的坑里又多走了一步,看样子很快就能填土了。”

    彭家人不把卫家人的性命当命,她也同样不把彭家人的命当命,干脆利落,丝毫没有任何犹豫。

    沈琛挑了挑眉,他又想起了那个奇怪而诡谲的梦境。

    梦里的卫安梳着妇人头,最近这个梦他又做过。

    梦里的卫安,好像被下人称呼为......

    六少奶奶。

    六少奶奶.......彭采臣就是行六啊。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