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五十三·自作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对啊,她也是糊涂了,好歹邹亦如是正正经经的伯府千金,哪里有道理来当妾的?哪怕靖安侯府的招牌没有倒呢,邹家也不会把女儿送给谁当妾,这是要被唾沫星子淹死的。

    可是既然不是当妾,那就更可怖了。

    彭大夫人这是打着平妻的主意啊!

    二夫人笑容有些僵硬,觉得自家嫂嫂未免太膨胀了一些:“可是......这样卫家那边怎么交代?”

    怎么交代?

    有什么好交代的?

    彭大夫人嘴角轻扬。

    这阵子她已经被卫家的态度给恶心坏了。

    她都不嫌弃卫安名声不好听,不嫌弃卫安争强好胜,还给了卫安那么长一段时间的好脸色,可是卫安和定北侯府竟然敢嫌弃她的儿子?

    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了吗?

    她手里攥着她们的把柄,这把柄足够他们下地狱。

    既然不识抬举的话,那干脆就老老实实的被拿捏一辈子吧。

    抬平妻算什么?

    到时候等卫安进了门,她还要抬举邹亦如,让卫安守活寡,天天晨昏定省......

    她懒懒的抬了抬眼皮,根本没把二夫人的顾虑当回事,笑意盎然的摇头:“你放心,我心里自有打算。”

    当然自有打算,等进宫的时候,她便同德妃说起了这事儿:“卫家是已经答应了亲事了,我们这边也该加紧做些准备......”

    德妃把小皇子抱给了乳娘,叮嘱了乳娘好好照顾,才回头嗯了一声:“的确该做些准备,郑王就这么一个女儿,前几天圣上还跟本宫提起,说是若是这门亲事真要是能成,便要多给寿宁郡主些添妆。”

    郑王越发的被隆庆帝器重了。

    毕竟是个只有空壳子摆着好看的藩王,又最不惹事不作妖,隆庆帝乐得把他抬起来当脸面,叫天下人都看看他有多爱护兄弟们。

    彭德妃说到这里,特意又道:“本宫也是一样的意思,这门亲事,务必要办的妥妥帖帖的。”

    定北侯府咸鱼翻身,郑王炙手可热,卫安实在是个再好不过的人选了,能作为拉拢两家关系的桥梁。

    她在宫中越发的艰难------隆庆帝虽然宠爱她,也喜欢楚景苑这个大胖小子,奈何方皇后最近忽然变得有脑子了,再也不轻易受人撩拨就跟隆庆帝冷战。

    原本就有前头的感情基础在,隆庆帝对方皇后是很有几分真心的,方皇后既然不再疑神疑鬼神神叨叨,又摆出一副当年的柔弱姿态来,隆庆帝便心软念旧情了。

    加上方皇后学乖,不再三天两头的嚷嚷着四皇子病了四皇子不好了的话,反而让隆庆帝怜惜,隆庆帝亲自照顾过一次发热的四皇子后,便说才知皇后艰难,这阵子已经很少到揽月宫来了。

    德妃烦躁的很。

    有些想头,原本没有的时候还罢了,可是一旦升起来,就再也无法熄灭。

    方皇后的儿子那么病弱,一阵风寒就可能要了他的命。

    这个时候,作为唯一还育有子嗣的高位嫔妃,家族如今又正当鼎盛,要是不拼一拼,德妃怎么甘心?

    绝对不会甘心。

    彭大夫人反应过来,轻笑着应是,跟彭德妃禀报起来这回亲事的章程。

    他们连请的中人都是太常寺的寺丞贺大人,是二老爷动用了面子亲自去请的。

    彭德妃很是满意,笑着合上了彭大夫人给的礼单,点了点头:“这样便很好。”

    彭大夫人想了又想,最终还是没把要同时给彭采臣娶平妻的事说出来,现在还不是时候,等到时候卫家答应了,再提也不迟。

    现在最要紧的,是要说服自己娘家,她回了府便让人给娘家去信,催促他们把侄女儿的庚帖寄来。

    她心里梗着一口气,被自己瞧不上的人瞧不起,还是上赶着讨好巴结了卫安那么久的前提之下,她的自尊心使她如鲠在喉,无法忍受。

    这口气必须得发泄出去才好。

    彭大老爷倒是不管这些,他如今还忙着去打点三司上下,这次郭子星的事,务必要顺利结案才好。

    好在他跟着卫阳清打听到了不少消息,主审陪审的是谁都知道了,顺着这些人一个个找过去,疏通关系使银子,已经很有成效。

    等再过一阵子彻底结案了,卫安又娶了回来,他也就能高枕无忧了-----到时候底子洗白了,慢慢抽身,再赚几笔收手,又有卫安的大笔嫁妆进账,还有郑王府和定北侯府卫阳清的关系可以靠,大可以想别的财路,家里又有贵妃身在高位,他们就能一心一意的沾五皇子的光了。

    他想着便心满意足的呼出一口气来,父亲到死的时候也不能瞑目,一心希望他们光复家族昔日荣光,他一直为了父亲的遗愿兢兢业业不敢怠慢,现如今总算摸到希望了。

    他的目光透过才重重院落,似乎能看到自家大门口重新挂上靖安侯府牌匾时候的模样。

    可是这美好的畅想并没有能持续多久,他好不容易轻快了好几天,又给卫阳清送去了一份重礼,安静的在家里正喝茶的时候,家里的下人便忽然神情慌张的闯进门来告诉他:“老爷老爷,不好了不好了!出事了!”

    他皱了皱眉头。

    家里是很注重口彩这回事的,平时就算真的有什么事不好了,下人们的口头禅也都是发财了升官了之类的感叹话,这回竟说不好了,他强自压下了心头的不舒服,冷声斥责了一声:“好好说话!好端端的,什么事这么慌张?”

    下人弯着腰,似乎意识到了自己说错了话,有些惶恐,可是很快又慌张起来,愁眉苦脸的对彭大老爷道:“老爷,贺大人不知怎么了,怒气冲冲的闯了进来,说是要见您!二老爷刚才跟他一路回来的,可是二老爷一路求情贺大人都不理,不知道是怎么了,二老爷让您赶快出去呢,说是出了大事了......”

    贺大人在太常寺当官,最是个老古板,说话做事都认死理,可是这样的人也最好糊弄,什么事老二都镇不住他?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