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三十九·吞金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秋风起,院子里已经落了一地的梧桐树叶,风裹着叶子在空中打着旋儿往人脸上扑,玉清跟纹绣忙着把卫安的披风给她披上,护着她往外走。

    卫安穿好了披风,转过头看着何胜吩咐:“把这些人都看紧了,尽快找一间新的宅子,隐秘些,连孙兴也不必告诉。宅子买了以后,再告诉我。”

    这里是住不得了。

    谢二老爷调查她的事,总不会是为了一时兴趣,若是还告诉了别人,这以后说不得就会是一个把柄-----有太多能栽赃构陷到郑王头上的由头了。

    何胜一一的都答应下来,心情很糟。

    谢二老爷素来跟谢三老爷兄弟关系不错,又是亲兄弟,这回若是小少爷的事真的跟他脱不了关系,到时候谢家可怎么办?

    那到底是旧主,他心里不由有些担忧烦躁。

    卫安如今顾不上他,刚才那个粗壮汉子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他们大约是从去普慈庵那一次开始就把她盯住了,既然如此,那么

    那么赵期从那之后就失踪,他们虽然说跟他们没关系,可是未必就跟这件事没有关系-----算一算时间,谢良清出事也是差不能多的时候。

    她自己猜测,总觉得赵期恐怕也是去永州府了

    可这些都还只是她的猜测,事情到底是怎么样,还是要靠人去查证。

    她在马车上皱眉思索了半响,心里还是安定不下来,伸手接了纹绣递过来的茶喝了一口,还是觉得昏昏沉沉的想不出个所以然,正心烦,下了马车便看见了镇南王府的陈嬷嬷。

    这是稀奇事。

    自从出了长宁郡主和卫玉珑的事,镇南王府已经极少派遣陈嬷嬷过来了,她忍着心里的疑惑,见陈嬷嬷快步走到面前准备行礼,连忙一把搀住了她:“嬷嬷怎么了?有什么事,慢慢说。”

    陈嬷嬷却顾不得慢慢说了,几步走到她跟前就插烛似地拜下去,少见的慌了手脚的攥住卫安的手颤声道:“表姑娘,得劳动劳动您了”

    陈嬷嬷一脸的灰心失望,老王妃从前要替长宁郡主操心,如今长宁郡主去了,却又得为她留下的祸害操心,她一生就没过过多少安稳日子。

    好容易以为从此能风平浪静了,谁知道小辈们还是不肯让她舒心过日子-----老王妃原本打算把卫安嫁给镇南王世子的,想着怎么样都是对卫安的帮衬。

    可后来卫安被封了郡主,老王妃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转而思索起卫玉珑的终身来。

    卫玉珑的身份如今有些尴尬,在帝后那里又挂上了号,想要有多好的前程是不能的了,老王妃也没想着把她安排给自家子弟----要是做了世子妃,免不得要初一十五进宫去行礼问安,还得扛起一府中馈,她知道卫玉珑不是做宗妇的料,也就不苛责她。

    费尽心思的为卫玉珑找了户不错的亲事,想着慢慢把事情定下来。

    谁知道事情却出了岔子,老王妃看重的是湘西的霍家,可霍家夫人跟着丈夫进京述职的时候也不知道听说了什么风言风语,竟又不肯了。

    这门亲事一黄,卫玉珑就有些灰心丧气起来,也不知道谁教给她的法子,她竟学了吞金这一招。

    所幸被发现的及时,算是救回来了。

    可老王妃却又病倒了,人年纪大了本来就经不得刺激,老王妃短短一年多的时间经历了这么多事,早已经只是苦苦支撑,被这么一打击,彻底垮了,已经病的几乎起不了身了。

    卫安都没听陈嬷嬷说完,只觉得脑子里轰隆一下如同惊雷炸响,有一瞬间的茫然,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听陈嬷嬷说要请她药铺里坐镇的掌柜,连忙吩咐林跃亲自去接人,自己跟卫老太太说过之后,就去了镇南王府。

    绕过影壁,她就看见了迎面出来的卫玉珑。

    卫玉珑已经不那么瘦了,两颊总算是长了些肉,颧骨也不再显得那么突兀而高耸,看上去少了几分当初的刻薄,见了她,还有些悲戚的笑起来,笑完了才喊她一声寿宁郡主。

    她这一声寿宁郡主叫的余味无穷,卫安顿了顿步子,认真的盯着她看了一眼,没有急着进门,而是轻声道:“四哥哥要成亲了。”

    卫玉珑没说话,冷冷的看着卫安,像是一条吐着信子的蛇。

    卫安不动如山,重复了一遍:“四哥哥要成亲了,新娘子是陈御史家的陈绵绵,你也曾见过的。”

    老王妃的院子向来安静,如今就变得更静,陈嬷嬷一个眼色,伺候的人通通一溜烟的顺着回廊走的干干净净。

    卫玉珑于是冷淡着眉眼转过头来看着卫安,唇角挂着一抹冷笑问她:“你想说什么?”

    她哥哥要成亲了,她这个当亲妹妹的反而全程无法参与,至多最后去喝一杯喜酒,卫安觉得很开心?

    她的嫂子不来讨好巴结她这个正经小姑子,反而要去跟卫安那个害死她们母亲的贱人亲近,卫安大约很得意吧,现在还要在她面前再三炫耀?

    “我想说,你消停些吧。”卫安终于彻底在卫玉珑这里没了耐心,她冷着脸吐出这具丝毫没有温度的话,见卫玉珑显然不可置信的愣住了,半点儿犹豫也没有的冷笑了一声:“大家说那些事不关你的事,是你无知是你被长宁郡主骗了,不是你真的就被你母亲骗了,只不过是给外祖母一个面子,你不知道吗?”

    “你当初到底做了什么,难道你当真到现在还不知道吗?!”卫安蹙着眉看她,半点儿同情心也提不起来:“你犯的错,足够让你跟你母亲一样死上几次!只不过外祖母选择了保全你,为了保全你,外祖母付出了多大的代价,你心里是当真不懂吗?!”

    一个人的任性是要分时候的。

    要是长宁郡主还在,仍旧是呼风唤雨的那个长宁郡主,卫玉珑怎么作都不过分,毕竟上头有人担着,就不怕做错事。

    可是如今情势已经不同了。

    卫玉珑却还是没学会如何应对这种落差,总做一些不合时宜的蠢事。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