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二十七·许婚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长安长公主跟彭家的礼物是前后脚送进定北侯府的。

    定北侯府最近收礼收到手软,可是这两份礼物却还是依旧有些特殊。

    长安长公主这回给的礼极重,随礼物而来的还有个长史,在见过了卫五老爷之后,求见了卫老太太,将话说的极为漂亮,替长安长公主跟仙容县主向卫老太太和卫安道了谢。

    仙容县主年轻气盛,小女孩儿家又自视甚高面皮薄,不肯承卫安的情,可是长安长公主却比她有远见得多-----现在得罪卫安就是得罪了郑王和定北侯府,而这显然是极为不明智的。

    在她看来,除了仙容县主后来所说的,卫安跟沈琛走的太近,还有些令人忌惮之外,卫家分明就是一个再好不过的交好的对象了。

    是以有她的暗示,长史把事情做的极为妥帖漂亮。

    卫老太太牵了牵嘴角,从长安长公主送来的匣子里拿出一张薄薄的纸来,递给卫安,朝她努了努嘴:“这就是为何三位公主到了本朝,为何唯有她样样不出色,却能鼎立到最后的缘故-----实在是个太识时务的人了。”

    卫安挑了挑眉,接过卫老太太手里的那张纸,看了一眼眼里便露出笑意。

    卫老太太说的没错,相比较起长缨公主和仙容县主,长安长公主无疑聪明得多了,她知道以势压人不好用的时候,便该妥协的道理,就好好的准备跟卫家交好。

    她送来的是袁洪文的生辰八字。

    这竟是想直接结儿女亲家的意思。

    卫老太太微笑着看向卫安,问她:“人家想跟咱们家结个姻亲,安安你怎么想?”

    长安长公主跟长缨公主不同,她嫁的驸马是个进士,如今虽做了个驸马都尉,却并无实职,赋闲在家,她又只有袁洪文这一个儿子,向来是宝贝的很的。

    她肯让儿子娶卫家女-----其实也就是卫安,可见诚意了。

    可卫安当然没嫁给袁洪文的意思。

    袁洪文人倒是不差,印象中他好像跟沈琛和林三少和关系都还不错,可是他偏偏有个掌控欲太强的母亲,上一世他一连和离了三次----次次娶的都是高门大户的女儿,次次都闹的不欢而散。

    虽然大家都说是袁洪文花心的缘故,可卫安曾经听沈琛和林三少说过,其实根本原因,还是因为长安长公主对他们小夫妻的事干涉得太多了,细致到她们夫妻同房的时间都要问的一清二楚并且加以安排。

    所以才导致袁洪文最后几乎成了鳏夫。

    这样的人,再好也不能嫁。

    何况以卫安的身份嫁过去,再以长安长公主对儿媳妇求知欲过旺的个性,许多事都根本不方便做了。

    她阖上了手里的纸摇头:“公主虽然有诚意,可是这门亲事不能结。不光是我”卫安认真看着卫老太太:“府里的姐妹们都不行。长安长公主的女儿要嫁的是临江王府,如今端王已经倒了,在圣上那里,首当其冲被忌惮的就是临江王府了。能不沾上关系,最好便不要沾上关系吧。”

    卫老太太自己也是这个意思,嗯了一声,又问卫安:“那你对你的亲事,可有什么想法?”

    她说到这里,微微压低了声音,从喉咙里溢出一声叹息:“这回圣上给各家世子选妃,自然是不能有你,可是你的婚事,拖得越久,怕越是不能由我们自己自主”

    隆庆帝此刻是还不那么忌讳郑王,可是谁能说的准以后呢?

    到时候要真是想在卫安的婚事上动什么手脚,谁也拦不住。以卫老太太的意思来看,还不如早早的就自己先把亲事定下来,趁着隆庆帝不在意的当下,定了亲事,到时候谁也说不出什么不是来。

    只是她一看卫安愣住的模样,便知道现在提这些,对于卫安来说实在是太早了,不由便叹了口气,摸了摸她的头失笑:“是祖母想差了,你哪里会想这些?”

    她顿了顿,心里大致打定了主意-----如今是不行了,不如等再晚些时候,回去云南,在云南找找那里总有些旧相识,能离开多事的京城,总是好的。

    卫安一怔之下立即回神。

    原来时间过的这样快,她从梦见自己女儿而从梦境里重生到现在,原来已经过了三年的时间了,快到她已经又要快到能嫁人的年纪了。

    嫁人,她想起上一世的大红嫁衣,再想起彭采臣的脸,还有到最后梦里那个澡盆里面色青紫的婴孩,面色瞬间铁青。

    彭家却不了解她的心潮起伏,很快便如约的送来了请柬。

    彭大夫人向来是乐意看女儿跟卫安亲近的,听说要请卫安过来放纸鸢,立时便答应了,还叮嘱了儿子这一日务必不许出门。

    既然是用放风筝的名义请的人,自然就要在风筝这个主意上动脑筋,在彭大夫人的催促下,彭采臣很是发挥了自己的人缘,往袁洪文那个败家子家里借了许多各式各样的纸鸢来,各种造型的都集全了。

    听说卫安喜欢养花,如今又恰逢秋季,还往山上去求了几盆各式各样品种的菊花来,装点在休息用的临湖的亭子里。

    彭大夫人满意点头,觉得儿子肯听话便是好的,听了儿子和女儿回话,便将手里的佛珠交给旁边的丫头拿着,自己看了儿子一眼,让女儿跟底下伺候的人都出去,轻轻朝儿子招手。

    彭采臣已经许久不曾跟母亲这样亲近了,一时还有些不大习惯,等彭大夫人又喊了他一声,他才回过神来,应了一声,略有些别扭的往前站了站。

    彭大夫人伸出一只手,扶着他站了起来,领着他绕过屏风进了内室,问他:“怎么样,心里还有不甘愿没有?”

    彭采臣扶着母亲往里走,老老实实的摇头:“父亲和母亲总不会害了我,这么一想,也就没什么不甘愿和甘愿的了。反正是要去做的,那不如就做的好一些。”

    彭大夫人很为自己儿子有这样的想法而而骄傲:“说得好,既然要做,就得把事情做好。”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